#很白痴的一个人#姑且能不OOC了#阴阳师弃坑#艾尔之光#
3 1

【Elsword】寿命论(BMxNW)(冬与春)

☆文档格式是AB式

☆也就是两个部分,每部分有两小节内容

☆随机会有一小节是隐藏内容,与正文无关只当补充

☆我也绕晕了xxxxxx

一、冬与春

A-1

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南部少有下雪的那个冬天,空气依旧阴凉,不见天日似得给世界撒下一层灰蒙。也就在那片灰色里,身着白袍的他骑着穿盔带甲的棕马,从天地交接的那一缕光亮中迎风而来,就像世间的目光本该就在他身上般,她竟然有些移不开眼。

棕马跑得很快,比起黑发男人的驱使它更像是在逃命,待那匹棕马跑近时,她才注意到男人身后有大片的深灰色影子,那是几头异常庞大的野狼。不像她平日在森林中亲近的可爱动物,这些野狼凶悍而可怖,它们咆哮着张大布满利齿的嘴,每一次蓄力地扑杀都只是擦过马腿。棕马身上满是尖锐伤口,盔甲上也都是惨不忍睹的刮痕,黑发男人咬了咬牙,回身的一刹那闪现了数十道银光,她来不及思考那是什么,只看见离他最近的那两头狼嗷呜两声,一头栽倒在地。

男人的果敢让她眼前一亮,她忽然饶有闲暇地打量起男人来,按照她现在这个距离的话还算远,她并不着急避让还是采取什么行动,莹绿的水眸里溢满笑意,像孩童发现了新奇玩具般澄清天真。

马匹开始支撑不住,它的生命正在流逝,时间每推进一分,它也就多一层痛苦,或许它可以考虑甩掉身上这个大包袱,但正如它不愿沦为狼口下的美味佳肴,它同样也不愿意失去男人,这份忠义的心情她是知道的……就在棕马看到藏匿的她发出绝望的悲鸣时,她读懂了棕马的意思。或许胜算不大,她只能祈祷各项因素都保持稳定,她搭起木弓,指间触及银弦时,一线裂缝般的绿光闪现,从虚无空气里提炼出的绿丝萦绕在那根笔直的线上,破空的一声哨响――渐渐显现的箭矢绕过马腿,像疾风骤雨一样在空中留下一抹残影,被拖长的轨迹很快消失在目标的眼中,仅一刹那,野狼的咽喉就被贯穿,血雾弥散渲染背景的大片灰蒙,野狼应声倒地。

她的脸上多了一丝孩子气的得意,未等她反应,从那只野狼尸首身后又窜出一只,它一口咬下了棕马的后蹄,棕马前蹄一崴,凌空发出凄厉的惨叫,男人在惊异的同时借助作用力稳稳从马背上滚落,左臂狠狠朝后一抓竟捅进了野狼的腹部,那不是一只正常人类的手,如鹰般是一只机械铸成的利爪,她咬牙射去了第三支、第四支、第五支……每一支羽箭都在她不甘的暴怒下变得更快更锋利。

不稍片刻,男人的眼前就只剩下几具巨兽尸体,全部都是一箭毙命,男人没有理会那些野狼是怎么死的,他甚至连擦掉脸上血迹的时间也没有,他跪在棕马的旁边抚摸着它的马头,神情淡然的男人蠕动着嘴唇,似乎是在和马说话,马不停的急喘,看着男人的那双眼中有对这世间无限的眷恋。

似乎是已经下定决心,男人举起了手中的利刃,世界就像忽然安静下来般,没有声响,没有波澜,也没有身为旁观者的她……那断裂的血肉和白骨深深刺伤了她的眼睛。

灰绿的平原上灼眼的绯红逐渐扩散开来,风的精灵吹来呓语,阿诺乌斯的太阳即将升起:“晚安,我的朋友。”

评论(1)
热度(3)
© Morty的M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