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白痴的一个人#姑且能不OOC了#阴阳师弃坑#艾尔之光#
6

【allLK系列】『ElswordxLK』回溯及力

☆1.作为一只LK厨厨厨,自然要推遍全艾尔的LK


☆2.本篇为艾索德(0转)xLord Knight


☆3.日常OOC注意


————————————————


         LK一生从未败过亦未认输过,因而当生命终将归零之际,他凝视远处尚且碧绿的那片土地,眉角渐渐从死气中挑起一抹鲜亮。红极百日的旗帜在荒野迎风而扫,他捡起旗帜的一角埋在鼻尖细细嗅着,似乎想从浓烈呛鼻的血腥味中嗅出曾经所依赖的信仰,仰头看向被渲染成红灰的天空,LK终究释然一笑跪在了重重剑阵中,同胞于他铸就的长墙轰然倒塌。


         LK的意识逐渐在消失,离那道彼世似乎就一线之隔,指尖传来的一丝暖意让他莫名感到安心。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闪过:“如果回到原点……你的选择是?”LK微皱起眉头,眼前一黑,一切就都结束了……


        “抱歉……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究竟是谁给了自己一个关于英雄的梦?最开始的那个想法是自己?是源自姐姐?还是父亲?那个理想自己又是否真得做到了?如何也不甘心的想法萦绕在他脑中最后要炸裂般越发强烈,不是这样的,结局不该如此!骤然被疼痛惊醒的LK头昏脑胀,全身都像要散架一样,四肢使不上一点劲,良好的反射弧让他对现有的情况产生惊愕,只是被疼痛拧紧的脸上挤不出一丝表情,他低眼看向自己的身体,感觉一点也不真切,居然,没有……死?自己还好好活着,为什么?


        看周围的情况倒像是自己从高空坠落刚好被密林的枝桠救了一命,这从树枝损坏的程度和碎屑可以看出。LK尝试活动着肢体,脑袋里杂乱的嗡鸣也渐渐变小,就在他还在为死里逃生产生一丝侥幸时,隐约从灌木里透出的吼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不够!还不够!只是这点程度的话远远不够!”伴随木制品撞击的闷响,从层层枝叶掩盖的藤条灌木中钻出的LK刚好和男孩打了个照面。男孩浑身都有些狼狈 ,蹭破的小伤口又密又多,土沾了一身像在地里滚了几圈一样,明明疼得咬牙却还一脸倔犟,除却这个神情,少年似烈火般燃烧的红发和瞳孔和LK如出一辙。他手里拿着木剑,显然是在拿木桩练习,看样子是没掌握要诀,胡乱挥了几下就因为重心不稳栽在地上,闷声和伤口就是这样来的,简直一根筋到底……猜测出大概的LK有些发愣,他没理由无措,毕竟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熟悉了。


        可偏偏就是因为太突然的熟悉才更奇怪……他是……


         “你是什么人!?”男孩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拿稳木剑指着LK,LK相当不擅长应对交际问题,以往在艾尔小队都是BM或者WS解决的,LK面无表情地盯着男孩半天,天晓得他现在内心有多澎湃。“我……”话刚起头,LK就哽住了,被淤血梗塞的咽喉发声嘶哑难听,他甚至都忘却了自己腹腔带有重伤本该因此而死的,一阵绞痛下, 他隐约看见男孩丢开木剑,一脸惊恐地冲向自己,他想,大概之前他冲向敌堆中找寻同伴时也一定是这个表情吧。来不及再做多余的思考,视野中的景象越发扭曲成了一点……


——————————————

         虽然不期待男孩的医疗水品,但意外的捡回了一命,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在LK的感知中所有时间都被凝固了一样,他浑浑噩噩从满是战火气息的梦中醒来,对上了一双焰火琉璃的眼眸。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歪头看着靠在床头的他,一面神情困惑又不怎么抱有戒心。LK看着小小的男孩,几乎下意识想摸他的头,愣了愣,他干扯着嗓子回答:“我……是Lord Knight。”“我叫艾索德.赛格特!Knight是骑士……和父亲一样的骑士吗?”男孩睁大眼睛,眼情中包含的惊喜和兴奋大大出乎LK的预料,他思考了会儿,解释道:“父……你父亲是Freedom Riders(自由骑士),和我不同,但要比我厉害得多。”“那姐姐呢!?我姐姐可是红色骑士团的团长,他们都说我姐姐很厉害!”“嗯……你姐姐非常厉害。”LK微微低着头,语气里的笃定不由让艾索德撇了撇嘴:“Knight说得好像见过他们一样。”“我见过。”这是实话,本来就是自己哪有没见过的道理,他从来不知道好几年前的自己居然会这么粘人。


         没想到的是LK话音刚落,原本笑容灿烂的一张脸却忽然垮了下来,艾索德深吸一口气,看起来相当消沉,这让LK少有得看到了“自己”沮丧的一面,他总感觉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却也不好怎么随便出言安慰。“我很久都没看到父亲和姐姐了……而且还远远不够,这样的速度根本追不上他们……”LK瞬间明白了过来,对了,最开始的那个梦是从追赶父亲和姐姐的背影开始的。从那时起自己就是孤身一人, 拼命想要靠近那两道红色布满流金的身影,他们时远时近,一面朝自己伸手露出那般温柔的笑容又一面将剑挥向自己严厉到毫不怜惜,像压迫的梦魇又像激励的目标,他徘徊在突破与挣扎中,为的就是配得上赛格特这个名字!


        眼前的男孩与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完全相同的,他拥有的过去正属于艾索德的现在——“我是个怎样的人?”,这对LK来说不难揣测,尽管没什么大不了,但隐约想到当初自己也是带着这样一种天真的性格就会忍不住感到一丝羞涩,就好像那女孩嚣张蛮横地骂他“笨蛋”,其实也没有说错……


         “你做的确实不够,或许你会觉得疲倦,觉得不甘又任性,但总有一天你会发觉,你来到这世上不仅仅只是追逐, 而追逐目标的又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你将碰到的人,亦或异族,都会成为你心中的信仰,你爱他们为他们着想,勉强自己又常常不知所措。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未来,我,祝福你。艾索德.赛格特。”窗外盛午的流光泄进窗台正好洒在了艾索德的眼中,LK看着发呆的男孩最终将手拍在了他的肩上,红发的骑士与红发的男孩四目相对,相同的面容,不同的气质,男孩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急迫地抓住了LK的手:“我们是不是认识!?”男孩异样的情感在胸口乱窜,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明明这个人和自己说不一样的话,做不一样的动作,为什么那么像自己的影子,一条被拉长变得更加厚实的影子,他由来地害怕LK会消失,不自觉还在用力的手越抓越紧。


         “一直都认识。”在一片暖意下,不擅表露心情的骑士露出了一丝笑意,嘴角极为小心勾起的弧度像满月盈始般温柔。现在他知道答案了,无论结局如何,他的选择都不会改变,人生并无重来,他无权改变过去,艾索德依旧是艾索德,他既是LK也不是LK,而LK本身也还有很长的一段未来要走,就算这只是他弥留下的一场梦,他也倍感欣慰。


        “为什么要救我?一开始明明是把我当敌人的吧?”LK似乎察觉到了气氛略微的尴尬,他有些犯困地揉了揉眼睛。“才没你这么弱的敌人,既然你没父亲和姐姐厉害,那么——我肯定比你强!”这样狂妄地语气和神态,浑然不知天高地厚,艾索德挺直腰杆忽然严肃了起来,他朝LK伸出手掌,用自己也听不懂低沉音调说,“我知道,无论是你还是王国的其他骑士,我与你们相比连举剑的资格都没有,但终有一天!我会凌驾于所有强者之上!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大家!也绝不会让王国的任何一个人民受伤!管他魔族还是强盗,我绝不认输!”“铭记你的宣言,艾索德,你会成功的。”不是LK的成功,而是艾索德.赛格特的成功,他期待着,那样的未来……


         LK将手覆在艾索德的掌心,这是给他的信念,也是缠绕在两人间的因果线。


评论
热度(6)
© Morty的M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