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白痴的一个人#姑且能不OOC了#阴阳师弃坑#艾尔之光#
64 6

【阴阳师】论如何养大一只青行灯-中(大天狗x青行灯)

注意:

*CP为拉郎颜值组

*因为互动没有参考所以很大程度上会OOC

*晴明和神乐的性格代入玩家,并不是纯手游设定的性格

*本篇为大天狗x青行灯,请注意避雷

*文风有变,如有不适的话可以留言

*大概都是糖


前篇:http://mortyzi.lofter.com/post/392b2b_cdd88da



      【一百烛火一百物,一百人生引亡魂。

       你听说过“百物语”吗,人类把它叫做游戏。

       你当然是知道的,因为你是——青行灯啊……】

 

1.

       自那次结界突破以来,似乎已经过了秋,他无可奈何地恢复到了过去照顾青行灯的那些日子里,而青灯呢,原本因为赌气一直故作冷态,一下戏弄大天狗一下又不去搭理,神乐安慰他说这只是小姑娘家的青春期,有些脾气很正常。

       后来慢慢的,似乎是因为听了樱花和清姬的故事开始有了感触,青灯忽然就没了脾气,她开始非常小心翼翼地和大天狗相处,还专门拜托三尾教她化妆、衣着搭配之类的东西,于是听故事的时间就这么挤到了晚上。

       原本这些和大天狗没啥直接关系,时间是早是晚都没多大妨碍,但因为最近地主家的傻儿子拿到些俸禄,于是便新来了几个式神,茨木酒吞他们要留着守结界,而且某方面来说也也只能守结界了,荒川还是在家瘫着,判官跟着阎魔回了娘家,鬼使兄弟只管他们彼此,说来说去家里带孩子的还是他大天狗,因此自由时间受到了严重的压榨,长久下去致使睡眠不足精神颓废。

       你说姑获鸟?她倒是想带,可头顶那鲜亮的三个勾玉只能让她含恨挠着墙。

 

——————

 

2.

       耳边十分嘈杂,数不尽的哭声混杂着风声在脑子里抨击,胡搅蛮缠一样无论他如何回避都无法消去。这是他所熟悉的东西,青年在心里默认着,却故意避而不宣,双眼紧闭的黯黛中似乎闪过了艳丽的火光,继而是劈裂这片黛色的灿青白电,臆想里忽而轰隆一声,梦便醒了。

      “做噩梦了?”低低的轻笑在他耳边响起,也正好将他拉回了人间。

       大天狗额前密密铺着一层细汗,呲咧着嘴看起来有些不适,他抬手揉着额头慢慢从榻上坐起:“我不是说过了吗,没事别跑我房里来。”“你以前从不做噩梦。”青灯把脸凑到他的眼前,眉眼里是真切有一丝委屈。

       大天狗愣了愣,微皱下眉头,又冷冷吐出一句:“与你无关。”

       明显生疏的气氛在两人间仿佛架起了一堵看不见的墙,青灯犹豫了半晌,还是伸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大概是夜里受了凉,指尖只有一片湿冷的感觉,好看的眉头就这样纠在了一起。

      “我去叫他们弄些热茶来。”

      “等……”话还没出口就看见眼前的绿影闪得飞快、拉门“砰”得一声关上了,这是……生气了?

       大天狗整个肩膀松弛了下来,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

       梦……

       比起梦,那更像是渐渐填补残缺的记忆吧,如果是麻烦的东西倒不如忘个干净。

      “说起来什么时候阿妈把我房间摆设换了……”

 

3. 

       大天狗的耐性是怎么锻炼出来的,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答不上来,但毫无疑问,这样的耐心不是谁都能受用。

       新的一天要从陌生的天花板开始,当童女敲开青灯房间的门吩咐热茶已经备好的时候,万万没想到闺房床上躺着一只乌翅大鸟,呆站着许久,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尖利地嗓门瞬间吓懵了大天狗。

       自己长的很吓人?还是看起来凶神恶煞?这小妖怪哭什么???他本来就头昏脑胀,这么一刺激只觉得脑子生疼,想起是别人家里又不好发作,只能把阴霾脸色压下去,微微露出些许笑意:“小妖怪,别哭了。”“呜呜呜……你还我姐姐!呜呜呜……”“姐姐?汝是说青行灯?”“就是你这只臭乌鸦吃了姐姐,呜呜呜!!”臭……乌鸦????

      “小妖怪,吾乃大天狗……”“原来不是乌鸦是大狗,呜呜呜……快把我姐姐吐出来呜呜!!”

       一时间,大天狗脑子里名为“理智”的那根线啪唧断成了两截。


4.

       好在青行灯在大天狗出手前一把将童女护在了怀里,这男人仅凭气息就已经把房间吹折得七零八落,屋顶也破了好几个大洞更别提其他家具摆设,青行灯不由想笑话他小孩子话也放心上。

      “把你怀里的小妖交给我,我要好好教训她!”“多大的人了还爱这么斤斤计较。”

       大天狗差点一口气没岔过来,一脸“你们京都的妖怪都没文化吗”的表情:“你自己和她解释吧,要不是看在那男人的面子上,吾也不会放过这只小妖。”“哦?既然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我凭什么帮你解释?”“你这人……”“我这人怎么了?”似乎是看懂了青行灯玩味的神色,大天狗知道再争辩也没啥意义。

       怎么这么几天没见这姑娘就知道呛自己了,他不由觉得憋屈。

      “怎么了怎么了!??”老远听到动静急匆匆跑过来的男人有些发懵,一时间门前围了好些式神,各各脸上都写满了好奇,晴明一看大天狗还在自家闺女房里,马上一折扇扔过去,半推半踢得把人轰了出去。

       旁边的小妖怪们还不忘起哄窃笑,青灯倒不觉得羞涩反而跟着一起笑,把大天狗搞的脸青一阵红一阵,心中已经把安倍晴明划为头号大敌。

       于是晴明的府上度过了一个无比热闹又惨烈的清晨。


5.

      “闺女你咋这么不小心,阿爸知道你对人家有好感,但还不至于把人家招来房里,万一出了点事咋办?哎呀你不知道,别看人家一脸斯斯文文的balabalabala……”

       大天狗捏紧手里的盛着温茶的杯子,杯壁上已经布满了细碎的裂纹,咯吱作响。

       一番解释下,晴明开始绕着青行灯没完没了地淳淳教导,而出于她的请求下,晴明答允了大天狗留下来喝杯热茶,喝完要去要留都随他,大天狗黑着脸巴不得早点走。

       童女是新来的式神,以往未曾见过大天狗,只知道青灯姐姐长得好看就成天粘着,自然而然就成了青行灯的小跟屁虫,青灯原本只想吩咐完去屋顶坐坐,结果生性天真的童女开门看到那森森妖气,霎时以为自己喜欢的漂亮姐姐被大鸟吃了,所以才哭的这么惊天动地。

      “晴明……”像是也实在听不下去了,青行灯笑得有些虚。

      “嗯?”听到闺女叫自己,嘴上的马缰就那么一紧。

      “你没忘了我和大狗有约定吧?”“没忘。”

      “昨晚大狗来和我讲故事,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我便留他休息。有问题?”

      “没问……题,大有问题!你个女孩子怎么方便留男人进屋过夜!”

      “有.问.题?”青灯不理会他的反驳,一字一顿重复道。晴明话到嘴边滚了一遍,只好灰溜溜地咽了下去:“没问题,没问题,待客之道嘛。”

       青灯一拍掌,眼里浮出些许孩子气,伸手一拉就挽住了大天狗的臂膀,大天狗猛得手一抖,茶水洒了一身,他抬眼看了看青灯,又面色复杂地低头盯向自己已经湿透还微微发热的裆部。

      “你干嘛?”“送你回家啊。”


6.

       昨晚就像一场朦胧,不经意就沉醉流连在梦醒之间,青灯分不清昨晚他讲的故事是他的还是自己的,那些绮丽光华的繁景随着故事的高潮仿佛就在眼前一幕幕翻过,花楼小巷,隔间盘香,分明不该有的印象,如附骨之蛆难以摆脱。

       等回过神来时,大天狗竟然倚着青灯的肩膀睡着了,鼻息呼在肌肤上惹来一阵心痒,她拿粉亮的指甲戳了戳身边人的脸颊,恍然发觉这人睡着的脸竟这么好看。

      “大狗,我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少女拖着腮声音不由放柔下来,只是她清楚,无论是醒还是不醒他都只会把答案闷在心里。

      “你会想起来吗?”这是一声不似她发出的叹息。


7. 

       神乐开门的时候,先是看到小两口手挽手一脸欣慰,接着是看到自家狗子下盘湿了一大片水渍一脸若有所思,察觉到阿妈表情的变化,大天狗抽搐两下嘴角,偏头盯着青灯。

      “……”“……”

      “你……”“嗯?”

      “你打算拽着我多久,已经到家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他就知道!像是一脸猜中又无可奈何的神态,大天狗被青灯半拉半扯进了院子,身后还杵在门口的神乐开始考虑,是给狗子办嫁妆好还是写聘礼好。

       这边还在考虑,那边就又出了问题,大天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干瞪着青灯一脸的不解:“你怎么还跟着我?”“啊啦,有什么不合适吗?”不合适?当然不合适,怎么可能合适!?他现在下摆湿热的难受,肯定要先换衣服,这闺女倒好,一路跟到了寝居,根本打发不走,就看见她抬着下巴微微一笑:“你换啊,不用管我。”大天狗虽说是活久了的妖怪,风月也不是没见过,以往若有女人敢挑逗他基本都吃不了好果子,但毕竟都是以前的事,这么些日子过来,心性早就沉淀的一干二净了。

       这姑娘是不吃点苦头不知道好歹,大天狗沉下脸忽而笑出了声:“再胡闹我可就把你吃了。”“那你倒是说说,是哪种吃法?”眼中一抹诧异,大手一拍,逼着青灯靠在了门上,双手牢牢把人圈在了怀里。

       青行灯觉得可能自己玩笑开过头了,只是本身她就是随遇而安走一步看一步的个性,因此脸上也没啥多余的表情,反而看来更像是挑衅,然而这份淡然却在唇角漫开得茶水味中搅成一团烂泥,只有一瞬的触感,那双淡眸便又飘到了头顶,本无心的胸腔里鸣起了太鼓。

      “大……狗……?”一时间千思万绪一齐在她脑中翻滚,困惑,惊讶,淡淡欣喜和些许无措,他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知道是哪种吃法了。”

       大天狗非常满意小姑娘的反应,一声不冷不热的嗤笑让青灯下意识抬手给了他一巴掌,接而他看见青行灯的眼睛一下明亮起来,蛮横地揪住对方狩衣的领子,恶狠狠地踮脚欺上大天狗微张的嘴唇,这回轮到他瞪大双眼一副骇然的模样。

       可怜的大天狗大人,人生第一次品尝到了强攻不成反被压的滋味。

       神乐想留青灯在家吃个饭,却被她婉拒了。

       敏感察觉到什么的博雅轻轻打开了大天狗的房门,接而猛地关上后,大天狗就听见门外爆发出一阵狂笑。

       男人摸了摸脸上有些滑腻的唇粉,心里就像打翻了颜料盘一样五颜六色,本来只是换件衣服的事,这会儿必须得洗个澡了,青行灯绝对是他一世的克星。

 

8.

       之后的几天,大天狗闷在家里彻底的不出门了,一方面是调整心态,一方面是盘算着怎么找博雅算账,他原本觉得自己没如约去讲故事青灯会找上门,结果居然风平浪静地过来了,这当然是件大好事,简直不能再好。

       可是闲暇时候,他吹着逐渐冰凉的气息,再回想起少女贴近的柔软触感,兀然感到了一丝违和,难道之前只是他的错觉,事实上……他和青灯根本没有和好?


9. 

     “叩叩叩——”

     “叩叩叩——叩——”

       无视无视……伸手从木盆里拿出一件件衣物和被单,再小心翼翼地晾晒在竹竿上,这是地主家每周会进行一次的例行大扫除,而大天狗则负责清洗物件。一开始他是不愿意的,毕竟这种事交给控水的妖怪不是更合适么,然而神乐义正言辞地告诉他,我们要的是效率。

       看见大天狗一脸不解,神乐伸出一根手指问他:“咱家控水,首屈一指是荒川对不对?”他点了点头,毕竟是荒川之主,土生土长的水生动物。

      “那你知不知道他除了扔鱼就只会扔鱼。”于是大天狗一下就明白了荒川刚来那会儿每个人衣服上莫名其妙多出的大洞是怎么回事。

       神乐接着又伸出一根手指表示第二点:“然后就是惠比寿爷爷,你忍心让他老人家劳苦劳心吗?”不是,阿妈你说的是很有道理,要这么算的话你家还剩几个年轻人。

      “不是还有海坊主吗?”之前还看见他洗地来着。

      “前几个月他冲走了我们家三套家具,连门前刚种的桃树都没放过。”

      “……”

       于是这担子就落在了大天狗的身上,只要把脏衣服带到有水源的地方再放个羽刃风暴,清洗风干两不误,可谓是居家旅行必备之技能。

       想到之前这番对话,大天狗深叹一口气,不由感慨风水轮流转,怎么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做家务,但是不可否认,他这人看起来确实更像被照顾的那一方。

      “叩叩叩——叩叩叩——”

       渐渐的,敲门声变得越来越急促,大天狗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继续无视,根据这几天的经历,直觉上一开门准没好事还是交给别人好了。

      “那……那个,请问,请问有人在家吗?我……我是……”门外断断续续传来非常微弱的询问声,是真的非常微弱,结结巴巴地颤抖着,仿佛话刚到嘴边就被风吹走了一样。没听过的声音,难道是客人?

      “阿妈,有人找!”

      “阿妈?”

       叫了半天也没一句回应,阿妈偷偷出门了?

      “博雅!”

      “源博雅!来客人了!”

       奇了怪了,怎么一个人都不在,也没听说有啥郊游活动之类的,都跑哪儿去了。

 

10.

       高大的影子瞬间把清秀少年遮进阴霾里,战战兢兢地抬头一看,男人正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用余光瞥着自己:“家里的主人不在,有事的话劳烦晚点再来。”

       言辞是很有礼貌很谦逊,如果嫌弃的表情能再藏着点就更好了,少年心里嘀咕一句,像是为了鼓劲勉强站直身子:“那个……抱歉,您是大天狗大人吗?”

       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似乎在打量少年,接而恍然大悟:“你该不会是小鹿男吧。”

       少年一下便从自我的紧张气氛里解脱,露出了一个有些炫目的笑容:“是我,大天狗大人。”

 

11.

       大天狗做出了个比划的动作,接着问:“好像变矮了,头发也长长了,唔……以前是这个发色吗?”

      “是这样的,大天狗大人,在你眼前的我只是由符纸召唤的替代品,并不是真正的我。”小鹿男的语气变得较为欢快和明朗了些,大天狗明白一开始他所表现的畏惧,其实只是因为他太过紧张。说起来也对,已经有多久没见过少年了,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山火之后小鹿男向他辞行,非常令人怀念啊。

       所谓符纸召唤的替代品就是阴阳师俗称的式神,召唤而来的并非是妖怪本身,而是依托了妖怪力量的“灵”罢了,因此人类才能驱使妖怪为他们做事,而同一个妖怪可以和不同的人签下契约也是这个道理。除却肉身的话,说他们就是本体也没有什么不对,毕竟记忆人格和习惯都完完全全得到了保留,只是对于大妖怪来说这就表示自己屈从了人类的实力,所以一般怀有骄傲的式神都不会自称为本体。

      “嗯……难得的会亲近人类啊。”大天狗倚着门用指尖轻轻敲打门栏,怎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这个的话不用担心,因为是那位大人。”

      “那位大人?”

      “我现在是晴明大人的式神。”

        …………

       等等,他刚刚说啥?

      “你是说,安倍晴明??”“正是,得知大天狗大人你在这里,还得多亏大姐……”

       哐叱一声大天狗一爪子把门栏生生掰断,愣是把小鹿的话憋回了肚子里,语调不由自主就升高了起来:“我就说小鹿男怎么找上我的,这几天你可真安分了……”

      “欸?”“小鹿你也招得太快了。”就听见幽幽传来的一声叹气,青行灯不知何时面露惋惜地站在了少年的身后,“本来还想着偷偷混进去,失算失算。”

       明明是不想见的人,却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变得更有生气。

                                                                                  (TBC.)



——————

       这次篇幅可能有点短,毕竟上一篇8000来字

       还是老毛病,原本是打算上下就结束的,然而不发糖是不是太可惜了,于是篇幅就这样被我强行拉长,可能糖并不甜,可能描述的也不是大家心目中的天灯,但就我个人看来,果然女孩子主动一点更可爱。

       因为好几天没练手致使自己有点文风突变,大家姑且把这个中篇当小番外看吧,有时间会重修一遍

       然后有一点可能要说明一下,青行灯最早的传说是在江户时期,而我们的游戏背景在平安时期,这差得实在太远了,考据肯定也是没办法解释为啥青行灯的传说会出现在几百年前。

       所以后期的描写会穿插一些江户时期才盛行或出现的风俗习惯,也就是史实错乱,望请谅解。

评论(6)
热度(64)
© Morty的M子 | Powered by LOFTER